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疫情后的民族酒店发展思考:我们如何从世界酒店大国走向世界酒店强国?

作者:   来源:酒店高参   添加时间:2020-05-08

【酒店高参】目前来看,我们是世界酒店大国,但并不是世界酒店强国。从世界酒店大国走向世界酒店强国,其中很重要的因素是民族酒店的发展。那么,疫情后民族酒店的发展究竟该走向何方?今日分享酒店高参专栏作家杨官鸣的见解。

新冠疫情给各大行业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对于依赖人口流动市场的酒店业而言,经营上更是举步维艰,绝大部分酒店投资业主几乎都是“谈酒店色变”。经营艰难,成本高昂,投资巨大都是今天投资酒店产业的代名词。民族酒店经营更是雪上加霜,疫情后民族酒店的发展究竟该走向何方?

一、民族酒店的发展与现状

我们把民族酒店的发展从1980年开始按照十年为一个时期,民族酒店至今经历了五个发展阶段,理清楚脉络,才能让我们更好的看清酒店的未来。

新生期(1980——1990):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全面开启,各行各业都是从此获得发展的沃土,酒店也是在八十年代因为经济发展的需要引进的第三产业,催生了如北京的建国饭店,上海锦江饭店,南京金陵酒店,广州的白天鹅宾馆等一大批民族代表品牌,同时各省都开始建设各自的大型酒店。但是由于经营管理需要,特别是管理知识与人才的匮乏,新生期的酒店管理基本上都是引进管理。例如建国饭店由半岛管理,白天鹅由香港管理人才管理。

新生期的民族酒店在经济建设的发展中起到了代表城市的名片,提升文明的窗口,为社会解决了大量的就业,为国家创下较好的税收。还培育了大量的民族酒店管理人才。

成长期(1990——2000):基于上述优秀民族酒店的影响,从九十年代开始,各省出现了酒店管理集团,从一家到多家发展,从委托管理到输出管理都在这十年有了初步的发展,例如河南省的中州酒店,浙江的开元酒店,广州的花园,湖南的华天等等。但这一时期的酒店投资方主要是国有企业。少数的民营企业因为经营的发展也逐步参与到酒店行业的投资上来。

成长期的酒店市场经营是比较乐观的,基本上开一家酒店活一家酒店。因为当时市场处于供不应求阶段,国内的经济处于高速发展期,部分先富起来的消费者消费力极强,酒店投资成本土地,建筑,装饰,人工等成本相对较低,成长期的酒店是酒店发展史上产品利润最高时期。

发展期(2000——2010):从成长期开始,就有少数民营企业加入酒店,到了发展期阶段国有资本,民营企业全面开花,同时外资酒店(基本都是委托管理)全面进入中国,形成外资酒店,国有企业酒店,民营企业酒店逐鹿中原的局面。这一时期外资酒店是毫无争议的酒店领头羊,先进的设计理念,系统的管理模式以及互联网早期的中央预定中心支持最重要的是国家政策的倾斜给外资酒店在中国蓬勃发展提供了最好的机遇。

发展期的酒店数量越来越多,中国房地产高速发展也产生了大量的地产酒店投资商,高星级酒店(四星级以上)基本走到了地区一级,个别经济发展较快的县,镇也出现了豪华五星级酒店。经济型酒店品牌在这一时期开始新生,且发展极其迅速。

发展期的酒店为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特别是星级饭店评定标准的出台大大提高了民族酒店的管理能力与服务质量。但开始有了无序发展的苗头,政府无规划,投资者盲目投资都在这一时期出现。一个地区到底可以容纳多少酒店,几个五星级,几个四星级在这一点上应该有个部门来统筹规划一下,一是可以解决盲目投资产能过剩的问题,二是可以避免恶意竞争,三也是更好的保护酒店投资与从业者。

发展期与前面两个时期最大的区别就是开始出现了酒店经营问题,在此之前是没有经营问题,主要是管理问题。因为部分地区产品过剩,市场竞争在这一时期就出现了。

成熟期(2010——2020):在前三十年的发展里,我国酒店无疑走入一个比较成熟的时期,民族酒店也得到了蓬勃的发展,首旅集团,锦江集团,岭南花园等民族酒店品牌逐步从区域品牌变成全国比较知名的酒店品牌。经济型酒店,中端酒店,各类民宿民居也迎来大发展时期。市场竞争压力进一步加强,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才争夺更加激烈。

从一些行业机构提供的数据来看,最近的十年中国无疑是世界酒店大国。无论从酒店数量,规模档次,经营收入都是世界第一的。这里有一个问题,我们是世界酒店大国但不是世界酒店强国,这一点前国家旅游局行业管理司魏小安司长曾经呼吁过,我们一定要从酒店大国向酒店强国跨越,但我们离酒店强国确实还有一段距离,首先是世界级有影响力的酒店品牌,我们暂时还没有出现,目前全球酒店管理集团基本上以外资为主。

四十年的酒店发展成就是巨大的,但随着发展而引发的问题也逐步越来越明显,特别是在疫情特殊时期,过去的大问题变成灾难性问题,小问题变成大问题,疫情期后民族酒店又该何去何从?

二.疫情期后民族酒店发展思考

1、宏观环境的政府支持

国家经济发展到现在,各行各业到了有能力精耕细作打造民族品牌的时候,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到以品牌建设为重点的时代了,无论哪个行业,只有将诞生世界级的品牌企业作为我们目前发展的目标,才能将虚胖化为健硕!

酒店行业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疫情过后政府应该重视并且化为实际行动。在宏观环境下政府如何支持民族酒店,建议从如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是政策的扶持,对于民族酒店与外资酒店的政策要逐步区别开来,将最大的政策优惠向民族酒店倾斜,比如土地政策,税收政策等。世界上发达欧美国家保护内资有相当的制度,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来借鉴。

其次是政府的消费逐步向民族酒店倾斜,这样才有利于民族酒店的发展。

再次提高产业员工的政治待遇,在基层人大政协里应该有产业工人的代表。

最后是帮助品牌建设,国家要根据目前民族酒店现状,挑选具备冲击全球品牌的民族酒店进行帮扶,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打造几家有全球影响力的中国酒店。

2、微观下的投资使命感

目前民族酒店投资业主相当部分是民营企业,纵观国内民营企业老板,在投资酒店时基本以生意观,平台观,权利观在或多或少影响酒店的发展:

生意观:很多投资方投资酒店前期就没有进行科学的市场调研,产品打造也是想当然,总认为是个酒店就能赚钱,在今天强烈竞争格局下输得不明不白,最后把怨气放在管理队伍上。笔者曾经了解到一家五星级酒店一年内更换三个总经理,试想一下,酒店投资方是多么的急功近利。一家酒店遇见一个对的总经理至少要两年才能出基本成绩,五年才能有大成。而持这种生意观的投资方不在少数。

平台观:有部分投资方做酒店就是做一个平台,只要酒店经营正常就行,但容易造成管理队伍不上进,这类酒店基本上服务水准不高。作为董事长与酒店管理的关系是不乱管,管到位!典型的案例就是当初某地产旗下酒店,也许由于这不是投资方重点,虽然硬件极好,但普遍服务质量低下,最终买给另一家地产集团。

权力观:还有一部分酒店投资业主在其他行业取得成功,一旦投资酒店其权利欲望特别强,把员工看成是下人,将员工的忠诚度用对老板的绝对服从和溜须拍马来考核。在这种酒店里,老板不发话,基本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笔者曾经遇到一家保安全是年轻女员工的五星级酒店,烈日下女性员工进行操练,按照合适的人做合适的工作原理明明是不人性化的管理,偏偏说成是特色的风景线,我在想一旦有紧急情况,这些女孩子如何应对紧急情况处置!所以这类酒店内部管理不顺畅也是事情层出。

在今天投资酒店需要具有使命感,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功德的事情,因为产品利润丰厚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酒店的资本利润目前还比较好。这种使命感首先要有企业家的情怀,以打造民族品牌为己任,科学介入酒店发展目标。其次要有导演的能力,让演员能够尽情的发挥。最后还要有慈善家的爱心,爱护员工,善待员工。善待这样三五年下来,酒店的竞争力优势必然显现,其产品与资产利润也会随之而来。

3、职业队伍的规范管理  

民族酒店的职业经理人队伍管理迫在眉睫,由于长期缺乏有效管理,一段时间内诞生一大批专业能力差且职业操守差的职业经理人,仅仅靠背景调查远远不够,行业协会应该出台相应的行业规范管理制度,逐步解决职业经理人鱼目混杂问题,为市场提供真正有理想有能力有专业的职业经理人。

4、专业教育的全面提升  

民族酒店要想长远发展,教育是更深层次的问题,为酒店输送合格的员工是酒店专业教育的目标,但目前酒店专业教育宏观偏多,实际操作比较少。一是因为师资选择有待商榷,多少大学酒店管理系讲师不懂酒店。二是建议针对酒店发展实际来设立教材,而不是与社会脱钩。    

教育的保障不是显而易见的,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十年后二十年后,如果中国大学的酒店专业走在全球前列,中国的酒店强国梦必然实现。

5、强强联手的抱团发展

目前是疫情,未来还有什么我们不得而知。酒店要发展,操盘者要有大格局,资源整合,强强联手是应对目前疫情的办法之一,区域内酒店可以对上游采购渠道,人力资源以及各类产品整合,实现成本最小化,同时统一价格销售,避免恶性竞争来共同应对此次疫情。  

未来还可以进行联盟并购组建大酒店品牌,中国航空公司的发展与整合很值得酒店学习,现在中国的三大航空公司基本上都是世界级的品牌。

6、精准定位的营销新时代

疫情过后,还能不能投资酒店,已经开业酒店该如何通过自身努力改变目前的经营困境?笔者认为投资酒店依然可以,只是要求更高,调研,选址,规模,定位这一系列都是专业的功课,进行科学有效的前期调研论证,酒店依然可以投资。已经开业的酒店要关注新营销手段,传统酒店营销已经只能作为基础,而互联网营销才是目前酒店营销的最有效手段,在此笔者就不一一阐述了。

从酒店大国走向酒店强国是中国梦的组成部分,我们酒店产业员工的梦想,民族酒店发展迎来历史上最好的时机,只要有心,我想,民族酒店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成为全球酒店行业的朝圣之地!